<track id="ljlnl"><strike id="ljlnl"><strike id="ljlnl"></strike></strike></track>
            <pre id="ljlnl"><strike id="ljlnl"><ol id="ljlnl"></ol></strike></pre>

            <pre id="ljlnl"><ruby id="ljlnl"><ol id="ljlnl"></ol></ruby></pre>

              用戶注冊
              用戶名:
              姓名:
              單位:
              手機號碼:
              職稱/職務:
              身份證號:
              郵箱:
              密碼:
              *企業名稱:
              企業地址:
              *手機號碼:
              *注冊郵箱:
              企業經濟性質:
              企業類別:
              *統一社會信用代碼:
              注冊資本:
              固定資產:
              企業人數:
              上年收入:
              傳真:
              公司網址:
              法定代表人姓名:
              法定代表人職務:
              法定代表人電話:
              對接負責人姓名:
              對接負責人職務:
              對接負責人電話:
              對接負責人郵箱:
              企業聯系人姓名:
              企業聯系人職務:
              企業聯系人電話:
              企業聯系人郵箱:
              企業簡介:
              入會推薦人姓名:
              入會推薦人單位:
              入會推薦人電話:
              入會推薦人職務:
              上傳資料(必傳,LOGO尺寸:160*200):
              上傳企業logo
              上傳企業營業執照復印件蓋公章掃描版/JPG版)
              上傳入會申請表蓋公章掃描版/JPG版)
              用戶登錄
               
              首頁 > 專家庫 > 專家觀點

              岑巖:裝配式建筑發展的“亞穩態”與“小步快跑”

              發布時間:2017-05-31 09:53瀏覽次數: 4251

              導讀

              深圳萬科模式”,強調“以標準化設計為核心”,“該預制的預制、該現澆的現澆”,將部分復雜構件,如凸窗、樓梯、造型復雜外墻等進行預制,將簡單的結構進行“全鋁膜現澆”,再輔以“日式精細化管理”“穿插施工”“基于客戶需求的全裝修”,相當于“價格雙軌制”理論。

               

              最近,因在“萬科股權之爭”中表現“搶眼”的獨立經濟學家華生出版了新書《萬科模式——控制權之爭與公司治理》,再次成為媒體關注的重點,使筆者想起了一段塵封的歷史——經濟學“莫干山會議”與“價格雙軌制”。

               

              1980 年 代 的 中 國, 剛 剛 開 始改革開放,可謂“百廢待興”。從1978 開始,農村搞起了“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糧食連年豐收,逐步解決了老百姓“吃飯問題”,一舉解決了這個“千古難題”,全國人民深受鼓舞。改革開始轉向城市。但城市改革是系統工程,“千頭萬緒”、“牽一發動全身”。當時最突出的問題是價格改革。要改革,就要“放開”價格(漲價);但放得太快,又會引起價格“失控”,危及經濟和社會穩定,領導層對此非常慎重。


              1984 年月初,由《經濟日報》等媒體組織了里程碑式的“全國中青年經濟科學工作者學術討論會”(即莫干山會議),提出了“價格雙軌制”改革方案。會議的親歷者、著名的價格研究專家、原國務院研究室宏觀經濟研究司司長、北京師范大學經濟與資源管理研究院院長李曉西教授,于 1987年發表過《從雙軌制到市場化——經濟體制改革總思路的調整》的論文代表了當時社會上主流的意見。在論文中,作者對當年雙軌制的產生作了一個完整的描述:“‘價格雙軌制’是 1984 年全國第一次中青年經濟工作者理論研討會即‘莫干山會議’提出來的,并形成很大影響被推崇為經濟改革的主要思路。在‘莫干山會議’上,有三種價格改革方式的爭論:一種主張價格以調為主,這是以國務院價格研究中心田源同志為代表;一種主張價格以放為主,這是以張維迎同志為代表;還有一種主張搞價格雙軌制,這是以中國社會科學院華生、何家成同志為代表?;剡^頭來看,以調為主思路趨于保守,價格以放為主,可能欲速不達,反導致改革失敗。多數人認同價格雙軌制的觀點。這種思路,后來也得到中央有關領導同志首肯。因此,價格雙軌制成為價格改革的一項重大政策出臺了。”

               


              這項政策后來成為我國經濟體制改革的“基礎”,有力促進了我國經濟體制改革的成功和我國經濟的“起飛”,一躍成為“世界第二經濟大國”。這與俄羅斯激進的“休克療法”對俄羅斯經濟、社會和綜合國力造成了重大傷害,至今“不復當年之勇”,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斯蒂格利茨甚至盛贊雙軌制轉型是中國人的“天才創造”!2011 年,華生、何家成等學者因“價格雙軌制理論”,共同獲得第四屆中國經濟理論創新獎,得到了國家和社會的高度肯定。

               

              “價格雙軌制理論”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改革和發展最具代表性的經濟理論之一,對從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軌過程中的價格改革發揮了理論引導和政策推動的積極作用。價格雙軌制改革作為中國經濟改革中創新性制度安排,實現了生產資料價格形成機制從計劃向市場的過渡,推動了社會主義市場機制的建立和形成,降低了體制轉換的成本。

               

              上述這段歷史,給予我們很大的啟示。其實很多時候,改革成功與否,不僅僅在于“大目標”。大目標正確,關鍵還要看“小目標”的確定以及科學設置“時間表和路線圖”,核心在于降低體制轉換的成本。

               

              從系統論的角度看,現狀是穩定的,稱為“穩態”(像我國兩千多年長期處于封建社會,可以成為“超穩態”;要防止建筑業落后的現狀成為“超穩態”)。我們改革的目標,建筑工業化、裝配式建筑等未來目標,也是“穩態”。正如價格改革一樣,我們的建筑業整體落后于世界先進水平太多,而且從業人員主力是 5000多萬“農民工”,如果改革的目標太高、幅度太大,超出了整個系統,如理念觀念、管理制度、政策法規、市場培育,以及設計、構件生產、運輸、吊裝、安裝施工、質量控制、檢查監督、人員培訓的承受能力等等,就很可能會出現“一哄而起、一哄而散”、“一刀切”“一陣風”,欲速則不達。歷史上我國的教訓太深刻了。

               

              正如價格雙軌制一樣,我們發展建筑工業化的關鍵,在發展路徑上設置若干“小目標”,即“亞穩態”,我們先按“實事求是、因地制宜、循序漸進”的原則,設計幾個我們“跳一跳摸得著”的“小目標”,引導地區、企業和項目的發展,采取“小步快跑”“積小勝為大勝”的策略,更有利于建筑工業化的發展。


              由此,筆者想起了我國建筑工業化的元老陳振基先生提出的我國住宅工業化的發展路徑:內墻板 - 樓梯和樓板 外墻板 立體構件 結構承重構件。


              筆者完全同意陳老的意見,為此還打了個“比方”——我國建筑業的普遍狀況,是用“手工釘木模板現澆混凝土”為主的施工模式,施工誤差大體上在3~5厘米,相當于“小學”水平。能拿到國家級獎項、施工誤差控制在 厘米以下,“小學”才能畢業。要發展建筑工業化,應當先搞“內墻、樓梯和樓板”即“三板”預制 主體結構現澆,并且引進“實測實量”,爭取將施工誤差控制在 1厘米以內,這樣可以達到“中學”水平。預制外墻牽涉到防水、保溫、熱工等功能,是非常復雜的構件,可先發展非承重預制外墻,現澆精度控制在 厘米以內,宜采用“先安裝法”,可以將凸窗、陽臺等復雜外形構件優先預制 +“全工具化模板現澆”,這樣可以達到“大學”水平。預制承重外墻,即預制裝配式剪力墻體系,以及預制混凝土“六面體”(如整體廚房、衛生間、避難間等),再加上“全工具化模板現澆”,施工精度應控制在 2~3 毫米,并推廣“預制鋼筋籠或鋼筋網片”,這相當于“碩士”水平。預制框架結構等結構承重構件,相當于“博士”水平。


              南方某著名房地產開發商,多年前在研究基地蓋“實驗樓”時,就是用了“小學”水平的施工單位,蓋了從日本引進的全預制框架結構“博士”級實驗樓。因“頂層設計”的失誤,由 厘米以上誤差的“小學”水平、又缺乏經驗的施工單位,面對“毫米級”誤差、以精細化聞名日式裝配式框架構件,安裝到一半就無論如何也裝不上了,只好推倒重來。這就是典型的“小學生”直接跳級作“博士”論文,失敗是“必然”的。這樣“鮮活”的案例希望能引起業界深入的思考。


              按我國現在主流的裝配式建筑專家意見,實施裝配式建筑必須要“高起點”,必須要有相當比例的“承重構件”“豎向構件”預制,必須要有相當比例的“預制外墻”等等。對于比較有經驗的設計、構件生產、施工安裝單位以及技術先進地區,是可以做到的。但是,面對5000多萬“農民工”為主的建筑業從業大軍、面對主流處于 1.5 代的技術水平(落后國家主流行業至少 到 1.5 代)、面對“以包代管”“低價中標、惡性競爭”比較普遍的建筑市場,以及“碎片化”的監管體制,難度是非常高的。還是應該認真學習“價格雙軌制”的歷史經驗,設立若干小目標,逐步從“小學”、“中學”、“大學”,再到“碩士”、“博士”,這樣會更加穩妥、更加可靠。


              參照“價格雙軌制”理論,以“北京萬科模式”為主的“高預制率”模式,相當于“全面放開”價格;堅持走“現澆工業化”道路相當于立足“以調為主”的價格改革;“深圳萬科模式”,強調“以標準化設計為核心”,“該預制的預制、該現澆的現澆”,將部分復雜構件,如凸窗、樓梯、造型復雜外墻等進行預制,將簡單的結構進行“全鋁膜現澆”,再輔以“日式精細化管理”“穿插施工”“基于客戶需求的全裝修”,相當于“價格雙軌制”理論。根據經濟體制改革的經驗,“價格雙軌制”改革,既突出了“市場化”改革的目標,又兼顧了國情和社會承受能力,降低了改革的制度成本,為我國經濟體制改革的成功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前事不忘,后事之師,值得我們每個從業人員深思。


              在此,筆者想起了電影《南征北戰》中的一句臺詞,“我也想今天晚上就發起沖鋒,明天就消滅蔣介石的八百萬軍隊(實現全預制裝配建筑)!可是不行啊,同志!今天我們在(預制率)大踏步的后退,恰恰是為了明天大踏步的前進!”。與各位讀者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