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ljlnl"><strike id="ljlnl"><strike id="ljlnl"></strike></strike></track>
            <pre id="ljlnl"><strike id="ljlnl"><ol id="ljlnl"></ol></strike></pre>

            <pre id="ljlnl"><ruby id="ljlnl"><ol id="ljlnl"></ol></ruby></pre>

              用戶注冊
              用戶名:
              姓名:
              單位:
              手機號碼:
              職稱/職務:
              身份證號:
              郵箱:
              密碼:
              *企業名稱:
              企業地址:
              *手機號碼:
              *注冊郵箱:
              企業經濟性質:
              企業類別:
              *統一社會信用代碼:
              注冊資本:
              固定資產:
              企業人數:
              上年收入:
              傳真:
              公司網址:
              法定代表人姓名:
              法定代表人職務:
              法定代表人電話:
              對接負責人姓名:
              對接負責人職務:
              對接負責人電話:
              對接負責人郵箱:
              企業聯系人姓名:
              企業聯系人職務:
              企業聯系人電話:
              企業聯系人郵箱:
              企業簡介:
              入會推薦人姓名:
              入會推薦人單位:
              入會推薦人電話:
              入會推薦人職務:
              上傳資料(必傳,LOGO尺寸:160*200):
              上傳企業logo
              上傳企業營業執照復印件蓋公章掃描版/JPG版)
              上傳入會申請表蓋公章掃描版/JPG版)
              用戶登錄
               
              首頁 > 專家庫 > 專家觀點

              樊驊:裝配式建筑的“5W + 2H”隨想

              發布時間:2017-05-27 09:59瀏覽次數: 3811

              很多人常說裝配式建筑是系統工程,既然是系統工程就必然面臨時間和空間軸多維度的復雜集成。從建筑工業化到裝配式建筑,在實施途徑上來講其內涵是變小的;但從需求端功能來講,是放大的,裝配式建筑更具備集成和功能組合的想像空間。本來雜志社約的這篇稿是準備寫過程控制和結果控制的,突然有個小朋友問我什么叫“5W + H”,我講著講著突然覺得很有必要用“5W + 2H”來聯想下這階段比較熱的裝配式建筑行業。Why、What、Who、When、Where、How、How Much 是“5W + 2H”的英文單詞,指的是:為啥要做?做什么?誰做?什么時候做?哪里做?怎么做?成本如何?下面我依次展開,調整了下常規的 W 順序,因為個人覺得重要性排序的原因,所以是以下結果。

               Who誰在做這件事情

              是個體還是團隊還是復雜的多單位主體?他們是否自身合格(qualified)?他們是否能協同、無矛盾或者少矛盾?在這里我把它寫在第一位,有別于 5W 的傳統順序的原因是我認為這個在裝配式建筑的實施中是最重要的因素。我們建筑工業化過程中老出現問題,其實很多時候都和 Who 有關系。裝配式建筑是系統工程,既然是系統工程,它就必然需要有三個層次的人:第一,系統工程的創建者和管理者;第二,單項任務的管理者;第三,具體事務的操作者。展開的話涉及開發、標準、設計、研發、生產、物流、施工、運維等各方面。首先從操作層面講,操作人員是否合格是非常值得思考的問題,一個不合格的操作人員會直接嚴重地影響操作事件本身的結果,在裝配式建筑里打個比方:不合格的設計師和深化設計師就會做出讓現場無比頭疼甚至無解的裝配式建筑結構、設備等專業的節點和處理方案,直接“KO”了現場有著大量施工經驗的施工人員;不合格的工廠操作工會制造出不合格的預制構件產品;不合格的現場操作人員會制造出大量的現場節點連接的安全和功能隱患(現階段說得比較多的套筒注漿和防水要求)。


              其次從單項任務的實施來講,單項任務的管理者,比如設計、生產和施工三個大環節的管理者,評判其是否合格需要更多的標準,其中比較重要的一點就是專業能力和協同能力。最后,對于系統工程的創立者和管理者,其是否合格的評判的方面就更多。由于裝配式建筑講究集成,集成的基礎又是專業化分工,其時間軸和空間軸的變化特點復雜;對于創立者和管理者,需要其有預判、領導、協調、集成思維、執行力、應變能力等更方面的能力要求。之前在某會議上聽到一句話叫“小學生做博士論文”,講的是裝配式建筑結構體系的選型難度等級,其實也是側面反映Who是否合格的例子。


              另外,本人在很多場合一直強調專業人做專業事,集成才有效率,這又是另一個層面的Who 的問題,即使 Who 本身在自身領域已經合格了,但被錯誤地安排去做非專業的事情,也是大問題。比如:很多項目逼著構件廠去干幕墻裝飾工程的事情,必然是花更大的代價和成本去完成一件本該由專業公司以更小的成本更高的效率能完成的事情,而且這些表面看來很好,其實邏輯錯誤很深的例子在現階段的裝配式建筑里比比皆是:保溫、石材反打裝飾、門窗一體化墻板就是個例子,因為它是四個專業工程讓構件廠一家完成,其效率低下和成本增量可想而知,大部分人會反對我這個觀點,覺得一體化后保溫裝飾效果、門窗防水效果更好,其實不然,因為完成這個目標假如由更專業的專業公司進入,其實現路徑就會很多而且有專業保障,就不會用攤大餅的方式去否定建筑施工垂直流水作業最基本的原理。這里我想說的是,有些時候人員的不合格性不是體現在專業素質上,而是其對于方向的判斷上,更反映在是否專業分工協同組合上。錯誤的方向和組合會把裝配式建筑帶入溝一段時間,等著大家碰壁后思考調整。還有的例子就是用混凝土墻體去否定成型了多少年的輕質墻體,把建筑做得傻大粗重,追求所謂的預制率;這類例子很多,這里不一一贅述。

               

              When什么時候做這件事情

              這點來講涉及大的時間背景和小的進度背景。拿裝配式建筑舉例子,啥時候投入精力去做很重要,所謂天時,做得過早,產業鏈不健全,政策、標準等不配套,可能結果都是可以預見的:碰壁和虧損(惟一收獲可能是經驗),做得過晚也不當,缺乏競爭力,無法通過過程來積累資源和經驗。而對于項目本身,無論是裝配式建筑還是其他,都有進度管理的要求。再拿裝配式建筑舉例子,有些事情要前置,比如住宅的精裝修施工圖設計要前置到施工圖階段,來解決預制與未知機電設備點位矛盾的問題;比如施工方案的前置對于深化設計的影響;比如工廠要提前安排模具方案與采購等等。

               

              Why為什么要做這件事情

              對于為什么要做裝配式建筑,這幾年講的很多了,有政府管理部門角度的,有企業角度的,有社會發展角度的。從名詞的轉變:住宅產業化-建筑工業化-工業化建筑-建筑產業現代化-裝配式建筑;從工業化-建筑工業化-裝配式建筑,內涵越來越小,但都是建筑業轉型發展的必經之路,名字不是很重要,內涵比較重要。


              2007 年我在安徽合肥看著工廠的建設和虛擬項目的設計,放眼全國,那時候只有萬科正在上海干新里程,其他企業都還沒有聚焦于汽車底盤本身即主體結構系統的技術問題。那個時候如果提 Why 的事情,可能還是企業層面的,所以個別企業在做,包括我自己也迷茫過,那個時候為了做裝配式的項目,跑設計院,跑業主單位,跑主管部門,很多質疑的聲音下把項目接下來了又面臨內部人員的培訓,與總包監理處理消化矛盾取得共識推進項目;的確很多時候問過自己 Why,為什么要這么累去干個大家都不在做甚至都不看好的事;2010 年到2013 年,越來越明朗的階段,參與的企業也越來越多;2013 年至今已經是政府推廣,相關政策、標準越來越多。所以現階段,如果討論 Why 的事情,應該是比較明確的。

               

              Where在哪里實施

               裝配式建筑問題本身,哪里適合做什么樣的系統,講的就是地域環境特性決定了各個地方不同的需求和系統。裝配式建筑統一性下有變化指的就是這個。對于國家,哪個區域哪個城市更具備全面試點、示范及推廣的基礎也是值得思考的,如何進行劃分、循序漸進、結合政策都是where這個問題的體現。對于企業,集團公司決策哪個分公司或者機構開始實施、哪個項目開始實施、哪個項目全面實施、哪個項目部分實施等也是企業層面回答where 這個問題。對于個人,回答 where 的問題就是選擇哪里發揮自己的長處,前面講的專業人干專業事也是回答 where 的問題,即不錯位干事。再深入到事情本身,裝配式建筑行業會有細分產業鏈,產業鏈會出現很多產品,有些產品是 universal 的,就是哪里都是可以用,有的是 special 的,是專品,有其專門發揮長處使用的地方。所以對于專品的使用,了解其特殊性和適應性很重要,這樣我們就知道 where 可以把這類產品用得更好。


              裝配式結構體系的選擇就是個例子,鋼筋混凝土、鋼結構、木結構都不是包打天下的,哪里好用哪里用的原則有的時候會面臨實施的很大阻力,這類阻力往往來自人本身對新事物的未知和對舊事物的錯誤判斷。技術層面:預應力非預應力、先裝法后裝法、輕質非輕質、金屬連接件非金屬連接件、預埋非預埋、A級防火B級防火、流水生產線非流水生產線、三維設計還是兩維設計等等都是要分析其使用范圍的,做到哪里好用哪里用。  


              What事情本身

               建筑工業化與裝配式建筑本身的內涵有共同點,也有區別點,共同點就是之前提的五化,即標準化設計、工業化生產、裝配化施工、一體化裝修和信息化管理。1962 年建筑大師梁思成提出的“三化”,因為時代背景,計算機信息化技術還未普及,因此還無信息化的概念,也已經是非常深刻和超前的了?,F階段提裝配式建筑圍繞“五化”展開的各個環節,都是 what 的內容,就是具體做什么的內容。而這些內容在性質上可以分為三類:經典的基本不會變的真理、方向和方法;信息不完整需要過程中不斷調節的完善的事務類別、內容和方法;短期看似完整準確隨著時間空間發展會被顛覆的事務類別、內容和方法。


              各舉三個例子,第一類比如提高質量、提高效率、降低人工和降低能耗的“兩提兩減”的理念就是不變的正確方向和方法;第二類,比如標準化設計過程中提出的模數化及族庫化的設計理念,需要不斷地提高認識,從 1.0 慢慢進入 2.0 階段,通過過程經驗積累來沉淀哪些標準化是 OK 哪些不 OK哪些更應關注流程標準化,哪些更應關注尺寸模數標準化;第三類,比如行業有些人提出編制工業化精裝修方面的圖集,強制執行。這個事務就是典型的看似有邏輯實際害死一大片的錯誤方向和內容,因為裝修行業有別于土建結構本身,其產業鏈設計的產品性質方向分門別類很多,無法進行比較有效的兼顧產業的圖集固化,另外信息化時代的來到會促使產品更新迭代的速度更快,圖集未必能跟上發展節奏。因此這類事情非但不能促進行業還阻礙行業發展腳步。


              How& Hunch如何做?要花多少錢?

               當大家研究清楚 個 之后,必然面臨的問題就是怎么做、要投入多少錢。其實“五化”本來就是內容,也是方法。裝配式建筑是否能做好,在于“五化”是否能真正落地。EPC 模式的推進是裝配式建筑解決自身流程矛盾的有效手段;BIM 和裝配式建筑是天生一對,可以支撐裝配式建筑更科學的實施;后端前置的特點要求裝配式建筑的設計改變傳統流程;少規格多組合的立面設計方法和戶型模塊設計方法是正確的理念;工廠的方案要根據產品來定,不能千篇一律等等,這些都是 How 怎么做的范疇之內,“怎么做”最重要的是如何正確的做!正確的人做正確的事,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系統組合集成是理想主義的,現實中,人的缺陷、流程的缺陷是必然存在的,那么在現實骨感的環境中如何去做,最后還要前進不是后退,這也是要有方法和控制的,還是 How 的范疇。做任何事情都會面臨預算,實施后的結算以及成本分析和控制,這些關于成本方面的我就不展開了,都是 How Much的范疇。 

               

              由于裝配式建筑還屬于起步階段,有很多須待完善和發展的,而“5W2H”方法恰恰能夠在其發展中幫助從業人員思考和進步。從小的事務起到大的事務,都離不開正確的人、正確的環境、正確的時間點和正確的方法。